”对医生的说法

2017-03-03 11:31

  王女士告知信网,目前母亲仍在病院住院当中,但已结束所有输液医治,只服用医生开具的药品。“自从母亲晓得被输液了过时的输液袋,就始终很担忧,血压不止升高,心里还总感到本人会受损害,吃也吃不好,睡更是睡不香。”

  此事医患办在处置

  王女士称,因母亲住的是神经内科多人病房,她猜忌还有其余患者被注射了过期的“输液袋”。“一个综合性的二级甲等医院,为什么会有过期2个月乃至2年的输液袋流畅在病房中?注射前医护职员是如何对药品进行检讨?我母亲到底被注射了多少过期输液袋?还有多少患者在无意间被打针了过期的输液袋?”这些疑难在王女士的心中久久不能散去。

  被震惊的王女士即时叫来了护士跟科室主任讯问,“但护士和科室主任却称注射过期药品也没有关联。固然医护人员有差错,但并不对我母亲造成什么影响。”对医生的说法,王女士并不认可,“岂非非要人逝世了才算重大影响吗?”

  针对此事目前王女士仍在与莱西国民医院协商当中,但至今没有一个公道的解决计划。 “我母亲60多岁了,我当初很担心她的身材,我盼望医院尽快给我一个回答,而后给我母亲全身进行体检,并出具对此事的考察情形阐明和书面报歉申明,除此之外许诺出台查改办法不再呈现雷同的问题。”